当前位置:太湖源商务网健康需要和自己的阴暗面谈一场恋爱吗?
需要和自己的阴暗面谈一场恋爱吗?
2022-09-23

没有人愿意谈论这个。我不想谈论它。好的,那我的一部分——那个生气的女孩(我隐藏的小吸血鬼)——她需要人倾听她。

我大部分的生活,我挣扎于轻度抑郁,愤怒和完美主义之中。我不断地判断自己,我告诉自己,我不够漂亮,我不够聪明或足够的冷静。我当然不够瘦(小的体操运动员一天吃少于1000卡路里的食物,同时每天训练5小时)。我做了15年的全国竞技体操运动员,当你半裸的穿着紧身衣在现场成千上万人面前和电视上表演,当然你想要表现得完美。当我们的目标仅仅是得一个“完美的10分”——我们6岁的时候就知道了——少于10分意味着你的表现有点问题。”“熟能生巧”,一些教练会说。一个小滑移或屈膝腿会困扰我几周,甚至几个月。我会老是想着所有我做的错的事;很少承认我做得好的事——伴着失误和失败我仍然取得了成就,包括在高中竞争进入青少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决赛,

从中我理解和体现了,犯了错误你仍然能“赢”。

我断定我里面的那个女孩不喜欢或者说甚至不承认处境的积极面。我为曾经没有理由的感到悲伤,或者当一个出租车司机采取了我没有同意的路线时彻底的愤怒而内疚多年。这些不可控的澎湃情感(无论是愤怒或哭泣)——我有什么值得悲伤的事?我有一个非常幸福的生活。我有一个非常亲密的,充满爱的家庭,一位爱慕我的妻子,一个让我环游和探索世界,帮助他人的商业事业…我到底是作为谁在哭?我认为我是谁?我不应该情绪低落,不应该在一个美丽阳光明媚的下午在家里和家人在一起哭。我会告诉自己,你不应该感到消极的情绪。你有骨感身材,美丽的蓝眼睛,灵魂伴侣,支持你的家庭——你拥有这一切。你是怎么了,紧紧抓着童年的痛苦不放?你是一个成年人。你已经治疗了多年。所以就让它去吧。

不。够了。

所有这些感觉是我应得的。我让别人感受它们,

所以我也可以同样去感受它们。最终我允许自己去感受和表达它们。因为我是你,你是我。我是一个活生生的,呼吸着的人,我被自动给予权力不知忏悔地强烈表露感情——不论任何原因,在任何时候。

当我在巴拿马深入研究我的“黑暗面”时,愤怒的女孩,她穿着一身黑皱着眉头出来了——哥特式的。当丽莎指导我时,我们谈到了她——我们问她,她需要什么,我过去没有给她什么

。她的回答是我们都需要的东西——她需要承认和确认。所有她想要的是可以被看到和被听到。这是美丽的悲剧,我过去一直没有给她那些。她让我谈谈她。分享她,为了帮助别人。

然后我们问她为什么她是我的一部分,她给了我什么。这纯洁的爱表现了出来。她给了我同情。我体恤他人,但我不给自己同情心。她还为我提供了成长——释放我情感的成长——为我提供了各种各样的情绪;给予我帮助各种各样的妇女的能力,因为我已经有相当多不同的情绪。

这个小女孩,一个我一直羞于面对,推向内心深处的女孩,一直都在祝福我。成长和同情——这是礼物,是我自己内心的炼金术士。

这次沟通后,她变得更接近我——我视觉上的接近和连接。她的衣服变成浅浅的灰色——几乎是白色。然后,她蜷缩进我里面,在我的右下胸两手托着腮;偎依,最后当她被听到时让她自己休息。

思考了几天,我意识到,作为一个完全外向,浮于表面,基本的人,在我自身以外我觉得更舒适。向里弯曲过长引起了疼痛。我的身体进入生存模式,并且陷入麻木,所以我也不会感受或受伤(在体操中不要太惊讶,如果你受伤了,你会无视它,继续做)。

完全

没有意识到,通过这样做,我实际上延长了伤害和痛苦——埋葬它没有处理它(理智上,我明白这点,但我只是活在我的脑海中而不是我的整个存在中,所以大脑会一直这样直到它能传达到内心深处为止)——这么多年后,疼痛仍然存在,但我知道我有痛苦,但不能完全记住是为什么。这是对自己和他人造成的伤害。

最终,能量不能从我的灵魂深处流到我的肩上——它就像一个能量的死区——

这使我不能充分地欣赏、体验(长时间)大量的积极的情绪。我想我只是在压抑痛苦的情绪,但我也使自己远离了乐趣。

放开自己,不要带有羞愧感。婴儿和动物都会没有判断地表达他们自己。让自己在情感中穿梭,不要一略而过,或企图规避它们。

就这样做。

与结果,恐惧,痛苦分离——一切都是幻觉。这是在我们的脑海里创造出来的;一个由我们自己的个人自我表现出来的故事——一个一遍遍的重复的难忘的故事。

如果我们改变了那个故事会怎么样?如果我们想要编一个新的故事会怎么样?一个只有美好的画面和散文像一部电影一样在我们眼前跳跃的传说故事。

其他人可能会说你的天真。我说你勇敢。

要勇敢啊,我爱的人。释放自己,去飞吧。

编辑:陶媛